白菜卖出“白菜价” 专家建议这样“解题”

日期:2024-01-25     来源:综合《农民日报》《北京日报》《大河报》等    浏览:582    
核心提示:作为北方地区具有代表性的冬储菜,白菜是冬日餐桌上必不可少的菜品。而今年,白菜价格可谓跌到了谷底,卖出了名副其实的白菜价。

作为北方地区具有代表性的冬储菜,白菜是冬日餐桌上必不可少的菜品。而今年,白菜价格可谓跌到了谷底,卖出了名副其实的“白菜价”。据农业农村部监测,2024年第2周(1月5日—1月11日),全国286家产销地批发市场大白菜平均价格为1.12元/公斤,较去年同期下降3.4%。白菜价格“跳水”,利好消费者的同时,却让菜农犯了愁,纷纷寻找过冬的道路。

“一蔬一饭”牵涉到太多菜农的收入生计,白菜难卖,怎么破解?
640 (5)

旺季遇冷

“这么低的白菜价格,真是好久没见过了。”1月12日,家住北京海淀的李海玲在超市里买了一棵4斤重的大白菜,售价2.38元,单价不到0.6元/斤。白菜价格出现“跳水”,卖菜人也感同身受。在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周转二区,菜商王永志说:“今年白菜价格是近六七年来最低的。特别是去年十一月,白菜刚上市时,价格更是跌到了谷底。”

这个冬天,白菜价格经历“寒潮”,受“冻”的是菜农。“今冬行情确实不行,不止种白菜不挣钱,种萝卜等蔬菜也不挣钱。村里的白菜自去年11月上旬开始大规模上市,当时地头收购价格在0.1元/斤左右,尽管12月因寒潮影响价格有所回升,但目前仍维持在0.23-0.25元/斤的低位。”山东高唐县石门村菜农陈阔种了80亩白菜,亩产能够达到1万斤左右。陈阔算了一笔账:以白菜生长周期半年来算,种一亩白菜的成本在1300元左右,包括土地租金、松土、买苗、栽种、施肥、浇水等费用;加上收购时的人工、装车等费用,根本不挣钱。

产需转变

总体来说,阶段性供过于求是导致今冬白菜价格“跳水”甚至滞销的主要原因。从种植端来看,面积扩张加剧了白菜市场供需的不平衡。由于2022年大白菜等“大路菜”价格处于高位,2023年菜农种植意愿较强,北方地区有所扩种,白菜总供给增加。

异常天气也为白菜产量的增长推波助澜。去年秋季气温持续偏高,适宜大白菜生长,也导致白菜产量大大增加。今年白菜产量较常年增长超过20%。

事实上,随着新品种的推出、生产技术的提高以及生产设施的完善,我国白菜产业格局也正经历显著变化。目前,我国白菜生产已由过去近郊种植向优势产区聚集,形成了东北、华北及黄淮流域等7个大白菜优势产区,各个产区不同季节栽培实现了全年生产和供应。

从冬储变日鲜,消费者的购买习惯也在发生改变。如今,随着市场供应的日益丰富,消费者更倾向于随吃随买,享受新鲜食材。特别是随着我国统一大市场的建立,“南菜北运”“西菜东进”等模式有力促进了我国蔬菜区域之间的供需平衡,“按纬度吃菜”的规律日渐形成。

640 (6)
菜农使用闲置大棚贮藏大白菜。

挑战与机遇

生产和销售的转变,给白菜产业带来的不仅是挑战,还有产业规模化、标准化、品牌化的发展机遇。曾经冬日里的“当家菜”,如何在丰富居民“菜篮子”的同时,进一步鼓起菜农的“钱袋子”?

1月份的河北玉田,一筐筐经过冬储的包尖白菜整齐地码放在库内,为“供京”做足准备。这个冬天,不少菜农都忙着跑市场、找销路,而华瑞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怀宇却不慌不忙。“80多万公斤包尖菜,1/3在播种之前就被老客户预订了,我们通过直采直供、批发市场、电商平台等渠道销售,不愁卖!”介绍起自家的订单产品,王怀宇一脸自豪,“玉田包尖白菜一般不论斤,而是论棵卖。四棵装礼盒,卖到45元左右。”

如今,消费者的需求已逐渐向高品质、多样化转变,大白菜的销售方式也正在发生深刻变革。除了传统的线下销售模式外,即时零售、社区团购和电商直播等新业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者选择线上购买蔬菜。适应市场变化,正倒逼菜农转型升级。“通过与电商平台合作,我们从种植开始就提档升级,力争在产地端实现重量、口感、品质方面的标准化供应。”王怀宇说。

特色和品质上下功夫避免同质化竞争

事实上,不同于水稻玉米小麦等主粮,白菜等非战略保障物资的经济作物受市场供需影响明显,如何发挥好市场配置的效能?

河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教授马长生建议,由于大白菜耐储存,菜农可采取适当的方式进行储存,避开集中上市高峰期后再择机销售。此外,在今后种植大白菜等蔬菜时,要注意早、中、晚熟品种合理搭配,适当拉长上市时间,避免集中上市。

“针对蔬菜同质化严重的问题,我的建议是可适当扩大发展特色品种和优质品种。”马长生认为,想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,产品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,以白菜为例,要么是口感好,要么是营养价值高或含有特殊营养成分,一定要有一个主打的特点。

“目前在普通白菜普遍面临低价的情况下,优质白菜的市场销售价格还是比较高的,像农大育种的龙芽皇白菜、柔红白菜,因为里面富含番茄红素和胡萝卜素,整棵白菜也是帮少叶多,口感更好,因此,正逐渐被市场所欢迎,在高档火锅店等餐饮店,普遍都能卖到每斤2.5元,甚至3元,还供不应求。”马长生举例说。

马长生认为,解决卖菜难,还需要建立一种市场预测、生产规模预警的体系,大力发展订单农业,从根本上解决供需两端信息不畅的问题。

“解决蔬菜销售难题,还需要一批有志于农业且具备较高素质的新型农民,通过政府适度支持和引导,逐步培养一批懂生产、会经营的规模化家庭农场。”三农学者、乡村振兴传播大使杨建国说,这批新农人,必须了解市场、了解销售,风险应对能力也比较强,在制定种植计划和开展产品营销时计划性和针对性较强,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产品价格低带来的不利影响。

“从源头上避免此类蔬菜陷入价格低谷现象,则需要构建农业‘大脑’。”杨建国说,用大数据、云计算等先进的信息技术实现数据信息的动态更新,及时打通生产端、销售端的信息不平衡,通过精准调剂供需,有效规避出现蔬菜难卖现象。

来源:综合《农民日报》《北京日报》《大河报》等
 
 
更多>同类科技财富

点击排行